美,你是来自天堂还是出自深渊(。
主沈谢的沈攻党,主EC的Charles受党,主平良的留侯迷妹,以及没粮吃的文若攻党。
主博古剑相关,子博 该君二 放一些电视剧电影碎碎念,子博 该君四 用来痴汉留侯大人和荀令君。
炒鸡杂食,写写东西,博君一笑博己一乐耳。

……


这个配图……我可以报警吗……心情复杂……

Ps:太史公真大手……

以及现已转战历史同人 该君四 子lo……

秦时简直是个大坑

噗的一下掉了进去。
开始还是因为吴磊大大配了卫庄……然后微妙的站了卫练BG。后来……就没萌别的。直到天行九歌……啊噗的一声站了非良。

谁叫我就是挡不住那种虐虐的美感,正片里当年宏图远志,意气飞扬的韩非早已的领了便当,而当年青涩娇俏躲在韩非身后喊着‘韩兄救我’的小良子也在岁月的磨砺下成为了一张巧嘴在黑白两道之间长袖善舞却不失本心的小圣贤庄三当家,一身黑色斗篷剑不离鞘电光火石之间连杀秦兵阴阳家傀儡的剑客。
青衣换了紫衫,只是他身边那个‘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的青年早已阴阳两隔,他最后终将站在刘邦身旁看天下尽敛。不知道哪日竹林,谋圣是否会忆起少年时那人一句‘要是你是女子,我一定把你娶回家’的玩笑言语?...

【沈谢现代AU】理发师傅与面馆小哥 五

因为沈夜才19,所以他的声音应该是参考秦时明月的姐妹篇天行九歌里少庄的声线。是那种醇厚又没有脱尽少年气的低沉声音。


五、

接下来的一周沈夜不再主动来谢衣的店面,倒是华月会在中午和晚上端面过来,没有葱姜。大概是高峰期的缘故,女孩总是匆匆的来,放下碗又匆匆的走,也不多说一句话。这让谢衣反而有些过意不去,觉得自己实在帮不了对方什么,反而饶了一天两顿餐食。后来他知道无法推辞,干脆直接去隔壁店里,省去了对方来回的麻烦。

不过今天店里还有一位必须他督着的人,进行他店里装修的最后一步。在他想起来要迈出门时面又送了过来。

眼下装修已经接近尾声,营业之后难免人多口杂。华月如果还是这样一天两顿的来,自...

【沈谢现代AU】理发师傅与面馆小哥 四

爱我你怕了吗?

四、

“一般的理发店不会有这些东西吧。”沈夜指着脚下的轨道:“星空机械主题……像是科幻小说里的场景。”

“如果你对室内设计有兴趣,我可以先给你讲讲我的——宏伟蓝图。”

“当然。”

谢衣端着面碗向房间深处走去。那里是前几天他们一起粉好的藏青色墙面。

“靠里的这一半,我打算做成蒸汽朋克风,想象一下~金属拼接的各式壁柜桌椅和透亮的镜子互相反射着光辉,超酷炫有没有。主要用作烫染的区域;”

谢衣舔了舔筷子上的汤汁,向外侧点了点:

“靠外的一半就用更温和古典的木构风格,家具一律隼接,保留手工打磨的痕迹,墙面用朴素的米白色,再用简明体印上《考工记》节选。主要用做剪发的区域。而...

【沈谢现代AU】理发师傅与面馆小哥 三


隔天沈夜就向谢衣介绍了华月。谢衣看着沈夜毫不留情地向自己推销着青梅竹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看不出人家姑娘都要哭了吗?被托孤给你,逆境扶持,不离不弃,贴心照顾你……她喜欢你啊!末了憋了半天小伙子跟姑娘加了一句“我是为你好”。这大概是最烂的拒绝女孩子的理由了,婉拒过无数表白的谢衣为沈夜的情商扣了一分。

但最后他还是答应沈夜偶尔带华月出去走走。又不是闺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旧社会了,女孩子宅在店里的确不太好。


当时间又一次来到周六下午,沈夜终于把提及多次的沈曦小妹妹也介绍给了自己。显然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很认生,这让谢衣有些担心她在寄宿初中怎么和别人相处。

“有点社交障碍...

【沈谢现代AU】理发师傅与面馆小哥 二

今天谢衣的内心戏依然很足。


二、

谢衣从来没干过监工这种事。所以当小包工头提着油漆桶坐地起价时,他只是温吞地重复之前谈好的价码,换来对方的嗤笑。

老实人当不得,谢衣在轰走了这个杂牌施工队之后疲惫地想。突然想起昨天隔壁那位小哥的身手,讹我是吧,废你一条腿。

从不赞成把任何问题真正诉诸暴力的人刚把荒谬的念头赶走,他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沈夜。对方取下了围裙,一眼看上去,穿上军绿色的休闲外套后和普通大学生没有什么两样。

谢衣意识到这是周六下午,北斗面馆是歇业的。

而他身后的两位,一位是那位月儿小姐,她穿了一条长袖连衣裙,淡蓝色的格纹很衬她;另一位女孩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扎着长长的双马尾,...

【沈谢现代AU】理发师傅与面馆小哥 一

坑就是越挖越多的。

沈谢年下现代AU。后期可能还有互攻。


一、

“我不要葱姜——”

“……面已经好了。再做一碗?”

面馆小哥抬头询问,声音隔着玻璃有些模糊。谢衣这才第一次看清这位年轻老板的模样。这位老板兼主厨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年轻,大概只有十八、十九岁的样子。如果不喊他,他会一直埋头鼓捣各种食材。谢衣在他这么大时,绝不会这样专注于一件事,他,或者说大多数的“他们”,都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或者在书海里埋头苦干,心怀着过几天就被遗忘的梦想,挥霍青春时光。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谢衣第一次在面馆外远远地看见他在午间用餐高峰期几乎一个人在半开放厨房里的几口大锅之间有条不紊地操作时,就对这个年轻人产...

【古剑二】黎明纹章10

这章算是交代王宫中同步的故事了。丽丽出没。

故事为主,CP脑补,主BG。

为啥沈沧之间总是端着呢……

下一章让我痛痛快快地写谢阮吧!


----------------------------------------


木屋的四壁开始溶解,瞳创造了一个暗属性的幻境。除了沧溟、沈夜和瞳,最先被吸纳进来的是谢衣。根据魔法光克暗,暗克理,理克光的原理,沧溟在这里施展幻术不会被环境所克,但瞳需要不断补充幻境的暗能量以保持稳定。而作为纯理系法师的谢衣就有些招架不住了。魔气附身使他无法向更高阶的贤者转职。虽然他的理系法术已炉火纯青。

沈夜和瞳交换一个眼神,将手搭在谢衣肩上,后者感觉体内气息...

随便写写的不要随便写写

收藏

池上饮:

#前半篇全是干货,后半篇全是私货


其实是没啥资格聊这个的,毕竟很久没写小说了而且从来没写过任何一个长篇,不过还是来谈谈写小说的问题吧。


第一点,谈谈人物塑造

最简单的一点是,人物要有过去。并不是指每个人物都要有一段回忆杀,一段悲惨的身世或者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过去可以只是存在于作者的人物设定中,关键在于给人物一个真实可信的性格。

比如一个虐杀成性的反派,他的过去可能是在与世隔绝的城堡长大,从小被当作唯一的主人来侍奉,那么他的性格会是「自我为中心,并不为自己的残忍行为感到内疚或获得快...

在写古剑同人漫漫长路上的吐槽14

终于更了一章 黎明纹章,有脸来写个吐槽了(滚。

看看归档,六个月都没有更新一次,是不是应该打个脸?说好的做事情有始有终的呢?

大概是脸皮随着年纪的增大而变厚了吧。


刚过去的这个学期其实是有在积累能量的——因为在写话剧剧本,剧社用的。最后很开心排出来了。一个爱情小短剧。

但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的确收益良多。关于故事怎么讲,关于爱情。

以前以为爱情只是高阶的供需关系,甚至直到萌上沈谢也是这个观点。思想上的,能力上的,事实上的。但爱情,如果真的是在说“爱情”,按照我现在的感觉,不应该是需要和被需要,而是珍惜与被珍惜,和思想能力事实有关但不是唯一对应,它像是一种冲动,一种宿命,...

【古剑二bg向】黎明纹章 9

沈沧谢阮。这一章可能有一点瞳沈的感觉(毕竟“得友如你三生有幸”)。以及该君是沈谢党的底子,难免有些情结。还是那句话:故事为主,CP脑补(。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但是尽力完结掉它总是好的,不是吗?

一个设定:三界为 龙界,人界,魔界。人界是龙界的“下一界”,魔界是人界的“下一界”。

以及 那篇 七年之痒,因为该君的爱情观在上半年出现了较大的波动,所以回炉重造了……不知道能不能再出炉(伤感


----------------------------

上一章指路


清晨的小旅馆充满着和谐嘈杂的气息,即使是王室动乱的眼下,王宫之外似乎与往常也没有什么...

贪欢

沈谢谢沈无差,原作向,一发完结。我心中的捐毒一夜。

---------------------

谁会不惧死呢。大约只有对世界麻木的人才不惧死,他们不对它抱有任何与己相关的希望,不再好奇或者能够为它而分心,不再留恋什么。

现在,他连写帛书时的那点遗憾都没有了。他猜想一定是制作阿偃或者通天之器的某个时候出了差错,把他身上那点之前会跟瞳据理力争的,固执的认为“人”才会有的至真至贵的东西给磨灭掉了。若是现在遇上瞳,大概会输给他吧。

但他遇上的是沈夜。

因为他遇上的是沈夜。


“百草谷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沈夜淡淡地开口,手上幻出了鞭剑,“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没有了。”谢衣手中化刃...

脑洞一个

刚发现《刺客信条:叛变》的主角叫做 谢伊(Shay),想要改造兄弟会失败转而背叛了它……主播大大方方地说着XIE YI的名字我好出戏但又有微妙的认同感……特别好奇,为啥名叫 XIE YI 的人都叛变了呢……(封面看小谢还蛮帅的……揭开帽子居然还扎着小辫……


于是不能忍了!!!!看着谢伊跳房子跳的这么欢快我简直要爆炸!!!!


于是粗浅地脑补了沈谢……谢衣本来是刺客组织兄弟会的成员,是被沈夜养大的,优秀刺客,兄弟会下一代领导人备选,一次任务后想要从内部改造已经与先前的道义有所偏差的兄弟会,结果遭到否决,于是背叛成为圣殿骑士的一员,阻止兄弟会的行为,这样较量了几次。


然后...

[楼春]正确关系

越是滴水不漏,越是不真实。


汪曼春看着明楼的眼睛,那里只有自己的倒影。那一刻她差点就相信了他所有的话。女人的敏锐将她拉扯回来。她当然知道一个真正痴情的男人面对他的爱人时是手足无措不顾一切的,就像她那个不识抬举的前男友。


而此时的明楼在她面前完美地抿嘴笑着,透明的深红色酒液里是水晶吊灯闪烁的光影。华丽的舞厅里的白昼永不熄灭,如同师哥口中的情话永远说不完。于是女人的痴心又出卖了她。


“我相信……”她听见自己这样说,如同被他牵引的木偶。


我相信,你眼中的这个人会爱着你,听你讲这些亦真亦假的温柔,被你这样一直的,一直的哄着。


*


越是逢场作戏,越容易迷失。...

在写古剑同人漫漫长路上的吐槽13

这种占了 沈沧 谢阮 tag前好几个目测还将继续刷屏 以及 更了两篇BG结果掉粉了的赶脚真微妙_(:зゝ∠)_……果然BG供少求少么。能看的都看了,谁来给我投喂一下,只求不打包谢乐、尊重沈夜以及阿阮智商上线……沈沧最好能有AU么,至于谢阮的话原作向我都吃啊!目前BG之心狂涨,估计还能连着更几章~杂食本性立显:)

七年 真是闷声作大死……估计还要补一点注册公司相关环境测评相关以及合同法常识谁来给我科普一下……设定一个ddl,春节前主线一定要更出一章出来!!!实在不行就算是瞎写……我也……认了……_(:зゝ∠)_

以及,沈谢家的大大们,几个也陆...

黎明纹章 8

古二全员主bg沈沧谢阮。西幻风。集体逃亡第一夜之战!

-----------------------


他们的方向是邻国的王都——长安。


夜幕将万物的色调洗去,凭着一点月光,夜雾中勉强能够分辨明明灭灭的光影。看不真切是最好的伪装,几人就在这无风无月的山谷中行进着。一般来讲,在大自然公平的法则之下,隐蔽自己的同时,必然也失去了对敌人的观察。沈夜抬手停住一只机械鸟,小巧的喙在他掌心快速地啄了三下。眉心微微皱起:“看来出发的第一个晚上就不得安生。”


“大人,可是谢衣发出了警报?”华月闻言心中一惊,虽不知沈夜出于何种考量让身为魔导士的谢衣做刺探的任务——这太危险,谢衣虽然术法高明,但夜幕...

黎明纹章 7

古二bg主,西幻,沈沧谢阮
过渡章……复健中(._.)
大概自己还是擅长流水账+脑洞的方式……至于“故事”,都是“它自己发生”吧\(T∇T)/
——————

阿阮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偏西。屋里的长发少女和年轻女子陌生但亲切,稍一回想,阿阮就意识到这个少女是名人画卷里的沧曦公主,后来随国师改姓沈,一度引起轩然大波。当时公众舆论都称,沈夜作为臭名昭著的叛将沈穹的独子,一面假意与父亲不和从而亲近王室,一面情感上渗透现任与下任女王,即沧溟沧曦姐妹,逾越君臣之限,颠覆的居心昭然若揭。

阿阮瘪了瘪嘴。经谢衣指点,她好奇王室阴谋真真假假有几分可信?糟糕的是一直信赖的谢衣与那个混乱的王室似乎还藕断丝连……好在谢衣说...

熬夜看了 钟爱……
太喜欢了……
太喜欢了……
太喜欢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感情在字里行间的压抑与酝酿……毫不做作,人物性格水到渠成,细微处见感情令人动容……另外整体结构以瞳为线索,很精妙,也看到瞳的心路历程,包括对 情念 的顿悟,做出十二时的心态……【很庆幸没有瞳十二

强大的算无遗策的又有所情念的大祭司……一点都不觉得大祭司是黑化……我觉得他更苏了好么……

还有谢衣。这篇是沈夜和瞳这边的描述为主,谢衣基本上很片段化,一旦接受了 师徒时期受沈夜“利用” 的设定……感觉这里的谢衣,和初七炒鸡还原……

最后我想说,踩眼镜那里,两个人都帅爆了好么!!!(明明在虐)

不虐会死星人的究极盛宴!!!...

沈沧与沈谢

仅对原作。


沧溟对于沈夜而言是爱情,它比一般的爱情复杂一些:沈曦,流月的权力党派等等都在影响着它。但没有什么事情触犯它的核心,没有误解,没有背叛,最言不由衷的时候无非也只是模棱两可。幼时沧溟的相护,沈夜为了治她苦练术法;到后来达成协议,即使一方杀死另一方,他们也都在成全彼此。

从一开始就注定的悲剧,在时间的催化下反而成为值得珍惜的沉默陪伴,每日的献花即使是为了最后的牺牲,日复一日也变成了两厢都不会背叛的忠实承诺。这于沈夜而言虽然有“杀死自己最爱的人”的无力,但又何尝不是一场漫长自杀中的安慰?即使是自厌的,沈夜面对沧溟时也能诚实地面对感情,也能沉湎于流月城的责任中而不想其他;而诚实的面对感情...

文力在哪里呀文力在哪里_(:3 」∠ )_


各种修罗场叠加,要肝三次元了……一月下旬复更……

转载自微信。
突然就联想到某七了而已。
(⁄ ⁄•⁄ω⁄•⁄ ⁄)

心理医生.不知道是几

觞恭,现在只有几个小段子

——————

“你的眼睛真好看。”

欧阳少恭闻言温和一笑:“尹先生,看来心情不错?”

尹千觞倒在躺椅上,不置可否的长叹一声。

“是不错。每次我来你这里,都有一种白花钱的感觉,明明之前很烦很闷,看到你我就全好了。你说,我是不是白花钱?”

“在下要价并不高。”欧阳少恭仍旧淡淡的说道,眼角那抹温和笑意依然。“烦恼若是能够不治而愈,恐怕是世界上最划算的事情。”

————————————

欧阳少恭浑不在意自己被堵在墙角,反而一手搭在尹千觞的肩头。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他抬起眼看着怒目相对的男人,吃吃的笑了。纤细而有力的手指绕上那人的鬓发。

“绝望……是世界上最精妙的情绪……”

欧阳少恭缓缓...

听人把话说完是最基本的礼节

瞳:初七的子蛊已经……

沈夜:我明白了。你腿脚不便,blabla

瞳os:你明白个毛线!!!!看你这泫然欲涕的表情到底脑补了什么八点档白血病????首先我说的是母蛊死去,子蛊就一定会死;但是子蛊死了母蛊不一定死啊大祭司你逻辑废嘛?????况且我想说初七的子蛊已经化茧成蝶了啊萌萌哒小飞蝶大祭司不想前去一观嘛!!!!大祭司你懂不懂听人把话说完是最基本的礼节!!!!

古二bg黎明之纹章6

全员,cp主沈沧谢阮。过渡章。之前一章是沈谢结约与瞳大大上线。(手机打就懒得上链接了……)
————————
上午的阳光暖暖地洒进屋,将黑暗与沉眠唤醒。床上的女子睁开眼睛,只觉手上微微的力道一空,顺着逆光的侧影看见坐在床边的男人。

“谢衣哥哥……”阿阮有些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懒洋洋的,“早安啊不午安……昨天施术实在太累了……谢衣哥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看来药效还没过。勉强地将嘴角翘翘,谢衣故作轻松道:“我没事。昨天你消耗过大,当然要好好睡上一觉。”又顿了顿,“昨晚你睡着不久,又有故人来了。是……瞳和十二,以前我在宫廷学习法术时的朋友。”

“遇到以前的朋友,谢衣哥哥一定很开心吧……我就不记得以前我...

黄沙

沈谢,一发完结。

(说双11要虐狗?)

————————

窗外的茫茫戈壁仿佛静止,只有几点闪烁而过的枯枝碎草证明着汽车飞驰的速度。

谢衣坐在沈夜的车里的副驾驶座上,左手与另一人十指交握。

“按第二套计划进行?”谢衣听见驾驶者耳机里传出的微弱响动。瞳的声线一贯冷冷淡淡,此时也有了一丝心焦。

“是。”沈夜双唇微启,声音仿佛抽空一切力气的干涩。

他的手分明握得那样重,指缝交结处都泛着白。

“你确定要……”“瞳,你何时变得如此啰嗦。”沈夜将方向盘猛的一打,急转弯间,后视镜里是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保时捷。谢衣的目力从未如此之好,他甚至能看到砺罂得逞的笑意。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事到如今,他什么都做不了。...

一场因为主角等级太低引发的悲剧。

试想,捐毒一夜,如果主角够狠把阿夜揍痛,我倒要看看阿偃会不会拔刀向护。
同理,广州一夜,如果主角够给力把初七伤了,我倒要看看阿夜是不是要分分钟挡在自己“听命行事的狗”面前。

主角团:怪我咯\(T∇T)/

弃梗弃梗

占个tag。虽然很想写无间道梗和史密斯夫妇梗,但无奈文力捉急时间也捉急。还是管好那部家庭伦理剧先吧。

所以 明日之城 就弃了,好在也没有言之凿凿说一定不坑……(抽打)

谁想写啊远目\(T∇T)/

1 / 3

© 该君 | Powered by LOFTER